2
产品分类
地址:
邮箱:
电话:
传真:
最新资讯
永旺彩票平台  news 当前位置:主页 > 永旺彩票平台 >
“山东邹平高利贷崩盘 追杀拘禁命案频发 添加时间:2019-01-10 09:39

  据邳州市政府网站消息,7月4日早晨7时许,邳州地税局某分局副局长姚某从其居住的文景苑小区七楼坠楼,当即被送往市人民医院抢救。徐州当地一位企业界人士告诉记者,姚或卷入民间高利贷漩涡。

  原北京银行中关村支行资金部负责人冯伟,伙同领导违规发放“高利贷”7.43亿后,畏罪潜逃13年被抓获。2012年7月4日,记者获悉,冯伟上诉后,市一中院终审以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冯伟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18万元。

  2012年6月6日,包头最大房地产企业鼎太置业董事长魏刚在包头市东河区某酒店上吊自杀。其生前好友表示,魏刚自杀是被高利贷逼的,“魏刚最高一笔欠款金额为1.2亿元,另外有三四个人分别放贷给魏刚的资金有七八千万元,单笔欠款金额在1000万到5000万不等”。

  2011年9月24日,鄂尔多斯市中富房地产开发责任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福金自杀身亡。图为当时不少债权人到中富公司开发的富兴家园售楼中心了解情况。

  2011年9月24日,鄂尔多斯市中富房地产开发责任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福金自杀身亡。图为当时不少债权人到中富公司开发的富兴家园售楼中心了解情况。

  2009年10月21日,在失踪的第三天,横山县城关镇43岁的常正军被发现吊死在自家老屋。他留有遗书,之前被“放板”者拘禁,是因为“爬板”赌博欠下270万高利贷而自杀。图为其借款清单。

  2012年2月,中石化四川销售公司卷入高利贷风波,金鑫房地产公司原股东刘明称中石化四川销售有限公司旗下公司向其借高利贷,中石化四川公司一位下属公司的负责人黄波更是违规占有了其公司的股权,并成为该公司法人代表。

  2011年11月,河北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于日前对犯有13种罪的“黑老大”王军伟被判处死刑,法院查明,在1998年至2006年间,王军伟等多次参与赌博或设赌局抽头渔利。1998年夏季,被告人王军伟、郝风平在赤城县设局赌博20余天,抽头渔利3万余元,在设局的过程中还放高利贷,收取10%的利息。赵河借王军伟3万元的高利贷,因无力偿还服毒自杀。

  2011年7月19日上午10点,合肥市庐阳区官塘路安徽国泰出租车公司门口,二三十名市民聚在一起,男女老少都有。他们都是来要债的,而债务人是合肥平安出租车公司(平安公司是国泰的股东单位)负责人李林泽。几十万,几百万……债主们说出的数字让人吃惊。而李林泽本人却已不见踪影。因为遭遇债主逼债,李林泽妻子情急之下吞下安眠药自杀未遂进了医院,据悉,这些借款的月利率高达2%。

  2011年12月8日,宁波祥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沈琴波确认该公司负责人陈永兴全家“失踪”。此前的11月12日,宁波慈溪人罗银立一家三口自杀身亡,同样与炒房及高利贷有关。而宁波七鑫旗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刘鑫浩“跑路”未遂,该企业被曝涉债金额逾20亿元。

  2011年12月,37岁的山东省乐陵市某乡镇公务员王某,由于嗜赌成性欠下高利贷,便和从前的同事密谋实施绑架。2011年12月1日,两人在河北省海兴县城绑架一名12岁小学生,向家长索要赎金8万元,后被警方抓获。

  2008年1月15日晚,广东一名女老板因为经营不善等原因欠下300万元债务,但她依然借高利贷给员工发放福利。该老板日前服药自杀,想用死后可以获得的250万保险金来给70余家供应商还钱。

  编者按/民间高利贷的幽灵一直在各地徘徊,相似的表象之下,其实各有内在动因。和人们已经十分熟悉的温州和鄂尔多斯不同,山东邹平的全民高利贷呈现出另外一种癫狂,而且这里的高利贷崩盘之后,全然不像其他地区那样出现债权人集体报案维权的情形,而是仍然处于民间自生自灭的状态,没有债权人报案,却不断出现由于高利贷纠纷导致的命案。而其高利贷兴起的过程相比温州等地则更为虚幻和荒诞。如今,一片片因投资谎言被圈占的土地荒芜不堪,很多曾热衷于借贷放贷的金主流亡不见,这个烂摊子还无人出手打理。

  6月3日,李翠花与张翠珍一起,与邹平县检察院交涉了一上午,再次失望而归。此时,距离她们的儿子朱猛、朱宝去世已有一年多时间。“案子到现在还没处理。”她们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话中透着无奈,接下来准备再去邹平公安局催问案情。

  他们是山东邹平县人,其儿子的死亡给那场始于2010年的疯狂民间借贷浪潮加重了悲剧色彩。

  公开资料显示,邹平目前上市公司数量、融资额均居山东省县级城市第一,2011年度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排名第13位。这些无不给其贴上经济强县的标签。

  如今,背负着耀眼的光环,经历疯狂的民间高利贷之后,其内伤难愈,死亡悲剧、疯狂跑路等仍在不断上演。本报记者调查获悉,邹平“凭借”借贷规模、影响力等,在业界有着“民间借贷,全国县级城市看邹平”的评价。山东多名业内人士对此坦言,邹平经济外表繁荣,其背后,则是让人担忧的危机暗潮。

  张翠珍的儿子朱宝与李翠花的儿子朱猛是本家兄弟,均出生于1989年,家住邹平县城。

  “如果没有高利贷,两个孩子不会死的那么惨。”对于李翠花、张翠珍来说,当初儿子的死是一场噩梦。

  2011年,邹平高利贷正处疯狂之中,到处可以遇到“腰缠万贯”的年轻人,朱宝、朱猛兄弟俩也参与其中。他们与其他两人一起,共同向他人放高利贷400余万元,这些钱也是他们从别人那里借来的。其中,朱宝兄弟俩占大份额,借款人用房子做抵押。但2012年春节前后,借款人突然跑路。

  2012年4月26日晚上,另外两名放贷者计划将抵押的房子卖掉,遭到朱宝、朱猛的拒绝,并发生争执。4月27日晚,朱宝、朱猛一夜未归,28日00:30左右,朱宝家人接到了他们突然打来的电话。“有人拿着枪追杀他们,哭喊着向我们求救。”2013年6月3日,朱宝母亲张翠珍回忆,他在电话中称有多辆车在对他们进行截杀,对方手中拿枪,其车速已经达到了180公里/小时,仍无法摆脱。就在家人着急询问详情的时候,通话突然中断。

  在邹平县好生镇与淄博市交界处的八里河桥上,朱宝驾驶的尼桑轿车撞上一辆货车,造成朱宝、朱猛当场死亡,车上另一人受伤。此时,朱宝的女儿刚刚两个月,而朱猛结婚仅20多天。

  朱家人称,朱宝与朱猛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两家都是安分守己的家庭,在邹平分别有着自己的生意,并做得有声有色。朱家人介绍说,两人参与的民间高利贷,是当时邹平年轻人从事的最为风光的“职业”,并以此为荣。许多人放弃自己稳定的工作,专门从事民间借贷,以此过上豪车出入、大手花钱的生活。

  记者调查了解到,2011年至2012年之间,在邹平的大街上,宝马、奥迪、凯迪拉克、英菲尼迪、保时捷等豪车满眼皆是,驾驶者多为年轻人。当地一金融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在邹平众多年轻人看来,这是一发财的“门路”,而且投资少、收效快。2011年,原本很多经常出现在农村村头、城市街头的年轻人不见了,他们挤在县城、乡镇各地宾馆。很快,当他们再次出现在村民面前时,座驾已是宝马、奔驰……在那个时候,民间借贷确实给他们带来了实惠,“一夜暴富”。

  朱家人说,借钱者的豪车可以让他人把投资的疑虑打消。“后来那些人都不好意思开宝马了,嫌档次低。”

  然而,这些人的“一夜暴富”没有维持多久,高利贷崩盘之后,惨烈的后果和代价就出现了。

  与集资败局一并出现的是当地治安情况的恶化。6月4日,邹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相关人士告诉记者,邹平县2012年发生刑事案件19起,破案21起,但他否认坊间传言有30多人因高利贷而死亡的人数。而关于其真实数字,警方拒绝透露。

  当地多名人士介绍,有更多自杀、失踪的高利贷参与者,未被警方立案,具体死亡人数说法不一。

  “都是先圈起一块地,以做产业的名义,向外界描述一个并不存在的‘大饼’。”当地人如此描述高利贷参与者向外宣传的融资“实体”产业,这些产业涉及养殖、蔬菜大棚、化工、担保公司等项目。除了高额利息吸引,当地村干部们亦是不遗余力地推动。

  其中一家名为“邹平长河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河养殖”)的企业更是邹平当仁不让的融资明星企业,打造了一夜暴富的神话。在当地人看来,邹平民间高利贷迅速兴起与衰落,无不与其“标杆”效应相关。其操盘手名叫何长河,一个年仅30余岁的年轻人。

  公开资料显示,长河养殖建于2009年 9月,占地面积 120亩,公司存栏肉牛1000头,年出栏600头,供应市场牛肉150吨,销售收入 600万元。另外,公司还建有占地30亩的蔬菜大棚种植基地,种植绿色蔬菜。

  如今,地处于河村的长河养殖场区已关闭,场区周边曾经囤积的800余亩土地,已被村民重新拿来种植庄稼。村民告诉记者,于长河在2012年秋后,选择与家人一起跑路,在村民眼中消失了。“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6月2日,于河村村民对记者说,长河养殖场养殖的牛并非宣传的名贵品种,而是普通牛,数量最多的时候也仅仅500头。

  记者了解到,2010年,何长河突然发迹。当地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当年5月,他投资100万元注册了“长河养殖”公司,以饲养黄牛为主业。短短一个月后,长河养殖的注册资金变更为1000万元,再过9个月后则变更为5000万元。同时,其名下还投资2000万元,注册了一家生产太阳能热水器的公司。长河养殖还曾登陆中央电视台农业频道进行宣传。

  在村民的印象中,没有任何背景的何长河属于突然发迹。多名知情村民介绍,何长河其貌不扬,在同龄人中文化程度也不高,原来在邹平县城经营一家小企业,从事轮胎翻新。2010年4月份,他放弃在县城的厂子,突然回到村里,开始大张旗鼓地做农业项目,主打品牌便是“长河牛肉”。在此期间,他将村民们的土地进行承包,囤积起来,不仅如此,还在周边村庄、孙镇镇等圈地。

  这个原本并不富裕的村子,在2011年5月迎来了其最辉煌的阶段。据村民们介绍,当时邹平县及北京等外地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宝马、奔驰、奥迪等豪华车天天拥堵在于河村,让这个仅有800余口人的小村,一时热闹非凡。

  何长河的形象被逐步放高、放大,长河养殖以2毛钱的利息开始向融资借贷,吸引着周边村民、邹平其他乡镇等地的投资者。此前,当地村民向记者描述,人们一有了收入,首先想到的是投放到长河养殖,以首次投入1万元为例,连本带利变成2万元时,将2万元变成本钱,赚取到3万元后,仍旧连本带利变成本钱,以拿到最多的收入。

  于河村村民介绍,自一开始,长河养殖便设置了一定高度的收贷门槛,低于100万元不收。知情者称,此举可减少其对外接触人员数量,形成金字塔式融资,再者,借此包装其形象,证明其实力。周边村民为此都是亲戚找亲戚,朋友托朋友,一起将100万元凑齐,送到长河养殖,但其出于某些原因拒绝于河村村民的资金。在于河村村民看来,长河养殖在外遇到了贵人,要大干一场事业,许多本村人为了拿到高额的收入,将钱拿到外村,托付朋友、亲戚,把多年的积蓄放入长河养殖。不仅如此,长河养殖的建设,也得到了本村村民的积极参与,“抢着去干”。

  “(长河养殖)是一个典型代表。”来自邹平县一知情人士鲁邹(化名)告诉记者,邹平境内的山东蓝士农林科技有限公司等也有着一定影响,不同的是,长河养殖在建设之初便是邹平县的重点关注、扶持对象,其融资规模、影响力、融资手段等无不影响着其他融资企业,在韩店镇、魏桥镇等涌现出大批“企业”,均披着投资产业的外衣进行融资,规模都在2000万元以上。“一般是放贷100万元,年底就能拿到200万元。”鲁邹回忆,双方通常是口头约定利息,按月支付。

  鲁邹介绍,当地一农民向外融资5000万元,其实体仅仅是20个准备建设的蔬菜大棚。他对此向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一个蔬菜大棚,种植黄瓜,最低投资2万元,一般需要2个人照料,其中每人月工资2000元。以当前市场行情计算,一个蔬菜大棚年纯收入2万元,如果以有机蔬菜计算,则是4万元左右,20个大棚投入100万元即可起步、运转。在当时的民间借贷运动中,其融资5000万元,目的显而易见。

  据记者了解,邹平县城、孙镇、魏桥镇、韩店镇等乡镇,是此次民间借贷的重灾区,有的镇政府驻地的沿街商铺几乎家家放贷,参与人员包含各个行业,工人、农民、银行职员、教师等均有卷入。

  鲁邹坦言,邹平高利贷崩盘后,处于无序状态,跑路者众多,有人为了追回投入的资金,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在他的印象中,2012年的一段时间内,他所在看守所每天平均有2人被拘留,均因为非法拘禁他人。

  “其实很多钱都被糟蹋了。”鲁邹感叹。记者调查中,高利贷疯狂时,邹平临近的淄博,一家名为“盛世中国”的高级娱乐场所,成为邹平年轻人夜夜狂欢的场所,有人一夜豪掷10万余元,进行“消费比赛”。

  “都是温州人炒作起来的,才造成邹平今天的局面。”有当地人分析称,在长河养殖起步、发展中,均有温州人的身影出现,其手段与温州相似。这一说法得到了于河村村民的认同。在他们看来,何长河在外面一定是遇到了“贵人”,才得以一夜富贵,并被邀前往上海等地参加金融论坛、讲座等。而其“贵人”就是温州人,他们以此形式从中获取暴利,赚得钵满盆满后,撤资走人。但关于温州人身影背后人员、动机等已经无从考证。

  2011年下半年开始,参加长河养殖工程的施工人员发现,原来一天一支付的工资,变成3天一支付,再后来时间间隔为一周、半月等,并传出了长河养殖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当年10月,一个叫魏传刚的投资者因债务纠纷,将何长河告上了法庭。在魏传刚申请财产保全时,长河养殖的“实力”终被揭开:何长河的账户上仅有300多万元、价值500余万的车辆。而他欠魏传刚一人的资金已达450多万元。这场官司成为这家融资明星企业落幕的转折点。

  很快,长河养殖借贷者的利息没有了,消息迅速扩散,投资者纷纷要求提款。他的倒塌也迅速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其他披上“产业”外衣的融资企业,包括凭借民间高利贷起步、发展的中小企业,纷纷倒下。长河养殖遗留的一定数量的黄牛被追债人牵走,留下一个烂摊子,包括多处烂尾扩建项目。于何村村委会有关负责人介绍,村委会将对此进行拆除或整理。

  “大量的债务纠纷催生层出不穷的犯罪。欠债者同时也身兼借贷者,死亡成为解决乱局的终极手段。”当地人士表示,金字塔各层之间多为亲友关系,除了底层和顶层,每个参与者既是“放钱人”又是“用钱人”,这意味着,他们一方面负债累累,同时又拥有巨额债权。记者获得的一份刘大鹏案起诉书中,如此记录其案的背景:……被告人高源与朱永生合伙经营“邹平华德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向社会投入高利贷贷款。2011年上半年,为赚取更多非法利息,高源等人多次向刘大鹏发放巨额贷款。(2011年)11月份,刘大鹏因不能归还贷款而逃离邹平,最终被高源等抓回打死。

  记者实地调查得知,刘大鹏投资的多个项目均属于“空中楼阁”。6月13日,刘大鹏家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刘大鹏生前投资项目包括服装厂、农业生态园、空调设备等。早在一年前,记者在邹平县台子镇采访时,刘大鹏投资计划中的空调设备企业已处于烂尾状态,当时村民介绍,自刘承包该场地以来,直到其出事,工程没有任何进展。

  刘大鹏家人介绍,刘大鹏一案已于日前一审结案,主要参与者高源以“故意伤害致死”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他到现在还欠着俺儿媳妇半年工资,6000多块钱呢。”6月2日,于河村一村民向记者抱怨。而刘大鹏家早已家徒四壁。

  公开资料显示,邹平县位于山东省中部偏北,过去的十余年间,其GDP年均增长超20%。2012年实现财政总收入95.17亿元,全县规模以上企业达到225家,上市公司9家,其中,中国最大玉米油企业、亚洲最大棉纺企业、山东首富等均产生于此。山东一业内人士坦言,邹平非常规的融资模式,从时间上看,应是温州、间借贷潮的一部分,并从邹平相继蔓延至相邻的滨州、淄博、济南等地。